“模範空降兵連”用黃繼光精神錘煉敢打必勝連隊。 鐘坤志 攝“模範空降兵連”進行跳傘訓練。 蔣龍 攝
  中新網北京1月19日電 題:“模範空降兵連”用黃繼光精神錘煉敢打必勝連隊
  作者 陶社蘭蔣龍
  “黃繼光!”
  “到!”
  深冬的鄂北,空降兵某部二營六連每日例行的晚點名。點一個名,卻是全連戰士的齊聲應答。吼聲響徹雲霄,迴蕩在清冷的夜空,震人心魄,讓人血脈賁張。
  這是黃繼光生前所在的連隊。上世紀50年代初的朝鮮戰爭,在那場無比慘烈的上甘嶺戰役中,志願軍戰士黃繼光在身負重傷的情況下,一躍而起撲向敵軍火力點,用胸膛堵住機槍的射擊,為部隊開闢了前進的道路。這一英雄壯舉,感動中國、震驚世界。
  戰爭硝煙已遠,但英雄猶在。一代代官兵,傳承英雄精神,打造出一支全面過硬的連隊。60多年來,連隊4次集體一等功、11次二等功、19次三等功,被空軍授予“空降兵模範六連”、“抗洪搶險先鋒連”、“黃繼光英雄連”榮譽稱號。2013年8月下旬,中央軍委授予六連“模範空降兵連”榮譽稱號。
  像黃繼光一樣戰鬥
  “在我們團,最容易認出來的就是六連。”“模範空降兵連”所在團政委田新告訴中新社記者,出操時,口號聲中聽得出;集會時,坐姿上看得出;比武場上,最出彩的是六連。就連日常生活秩序最正規的,還是六連。
  從當兵的那一天開始,田新就在六連。“從17歲到31歲,我最好的青春年華都在英雄的六連里度過,這是我人生中最寶貴的財富。六連的英雄精神,早已融入每個官兵的血液和靈魂。直到現在,每當我聽到晚點名時全連官兵齊聲答‘到’,我仍然感覺熱血沸騰。”
  “一支部隊的傳統,只有血脈相承,才能薪火相傳。”田新說,無論六連人員如何變化,英雄精神一直是凝心聚氣的傳家寶。每年新兵入營,聽的第一堂課是黃繼光的故事,參加的第一個活動是參觀黃繼光榮譽室,看的第一部電影是《上甘嶺》,學的第一首歌是《特級英雄黃繼光》。在“黃繼光班”,至今還保留著老班長黃繼光的床鋪。
  然而,90後戰士鄭瑞宇剛到連隊時,對這些卻不以為然。細心的連隊指導員鐘林看在眼裡,專門找他談心,並安排他當黃繼光榮譽室的解說員,並讓他睡在老班長黃繼光的上鋪。一次、兩次、三次……隨著解說次數的增多,鄭瑞宇對黃繼光英雄壯舉的理解越來越深。
  有時,聽到參觀者議論“英雄團隊確實不一樣,這個小伙子像英雄連隊的兵”,鄭瑞宇都會下意識地把腰板挺一挺,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。當兵的第三年,這個曾經“年少輕狂”的戰士,在競崗中勝出,成為“黃繼光班”第36任班長。
  連長張宇說,黃繼光的英雄氣概和獻身精神,就是六連的連魂。
  日復一日的精神傳承,成為官兵攻堅克難的力量源泉。現任師司令部直工科科長的餘國防曾是“黃繼光班”第31任班長。1996年入伍時,“啥也不會”,“因為個子大”而被挑到六連。在這個連隊,苦、累,都不在話下,而長期保持戰鬥狀態,更讓人不敢懈怠。1999年,他帶隊參加國慶閱兵。在一次重要的合練中,他突然感到腳後跟被什麼刺了一下,一陣陣鑽心的劇痛向他襲來。但是,他沒有停下腳步。合練結束時,腳後跟早已血肉模糊,靴子上一顆脫落的釘子扎穿了鞋底。
  來自黃繼光故鄉的黃繼光班第35任班長彭江林,時刻用黃繼光精神激勵自己,用行動傳承英雄精神,多次完成重大任務,所帶班兩次榮立集體三等功。
  2005年8月參加中俄聯合軍演,彭江林在空降著陸時不慎扭傷了腳,腳踝淤腫,但他咬緊牙關、忍著劇痛,拄著一根樹枝堅持著。最後一個課目6公里奔襲時,他堅持帶傷跑完全程。演習結束,作為參演官兵的代表,彭江林受到俄羅斯國防部長伊萬諾夫的接見,並被授予榮譽勛章。
  “在六連,每個官兵最關心的是六連榮譽,最忌諱的是給六連抹黑,最害怕的是別人說自己不像六連的兵。”指導員鐘林說,每逢連隊執行重大任務,最頭痛的不是安排讓誰上,而是讓誰留下;平時無論是戰備訓練、教育管理還是公差勤務,人人走在前、搶在先、帶頭乾……
  戰場打不贏,一切等於零
  2013年7月的一天,六連參加新型傘試跳訓練。
  上午9點,戰鷹穿出空降場上空的雲層,離機信號響起,六連官兵從天而降。官兵們在空中時而呈“S”型飛行,時而螺旋下降……
  “今天的‘換手’訓練效果好,大家又掌握了一種新傘型的空降作戰技能。”著陸場上,傘訓長劉傑對全連空降訓練情況進行小結。
  所謂“換手”訓練,是讓每名戰士熟練掌握多機型、多傘型的跳傘強化訓練,目的是使每一名戰士能夠勝任配備空降兵的所有機型、主戰傘型的空降作戰。
  這個訓練源自一次教訓。在一次突擊性空降作戰演習中,六連部分官兵因為沒有跳過某型運輸機而被排除在任務之外,打亂了連隊原定的作戰編組計劃,導致演習吃了敗仗。
  “戰場打不贏,一切等於零。”連隊頂著巨大的風險,計劃讓全連官兵把所有機型、所有傘型都輪訓一遍。然而“換手”訓練伴隨著危險,一旦發生事故,他們就要承擔巨大的責任;停下,雖然保險,卻會延誤整體作戰能力的形成。
  “作為英雄黃繼光的傳人,重擔敢挑、危險敢上的優良傳統不能丟。”連長張宇定下決心。
  這次跳傘試訓,他們還按實戰標準從難從嚴設置跳傘條件,成建制完成超低空跳傘,並使用4種機型3種傘型同時開展跳傘訓練,提升了傘降作戰能力。
  這是六連第N次拿下空降兵部隊的第一。
  六連,作為中國空降兵部隊中的尖刀連,代表著中國空降兵的形象和實力。在空降兵歷次戰鬥力轉型的緊要關頭,六連始終充當著急先鋒的角色:
  1961年,六連隨部從步兵改建為空降兵,全連官兵僅用67天成建制完成首次跳傘,率先實現了從傳統步兵到傘兵的轉型;
  1990年,六連率先完成某大型運輸機和某新型傘三門四路試跳任務,加速了部隊戰鬥力轉型的進程;
  有著10年基層帶兵經歷的連長張宇總是要求自己:要時刻記住自己是黃繼光連連長,無論什麼情況下都必須走在前、乾在先,關鍵時刻要像黃繼光老班長一樣挺身而出。
  2013年9月,張宇帶著官兵揮師北上,參加某項大型演習任務。預演當天,空中能見度不足500米,地面風速達到12米每秒,這對跳傘來說無疑是惡劣氣象。飛機上,身披傘具的官兵們臉色凝重,無人言語。
  跳還是不跳?跳,一旦略有差池,危及官兵生命安全;不跳,演習任務完成不了。官兵們期盼地看著他,他一咬牙:“黃繼光的傳人,再難再險,只有前進沒有後退,沒有逃避只有面對!跳!”
  跳傘著陸時,由於風速過大,張宇不慎扭傷了腰椎。得知全連所有人員都安全著陸,演練效果達到預期目的之後,他才去醫院。
  只吹衝鋒號,不打退堂鼓
  這是一個普通的跳傘日。
  隨著投放員一聲令下,連隊戰士黃華午躍出機艙,竄入雲霧。
  700米,600米,500米……急速墜落。
  “不好,傘沒開!”
  整個著陸場一片緊張,大廣播、小喇叭,一起對天喊著:“飛傘!”飛傘是傘具上的一種特有裝置,當跳傘員發現主傘張開不正常時,可拉開飛傘裝置,飛掉主傘打開備份傘自救,這就要求跳傘員具有良好的跳傘技術和膽量。
  只見黃華午迅速伸出右臂,頂著勁風,瞬間拉出飛傘手柄,使得人傘迅速分離;在身體產生失速、後仰的同時,他快速拉開了備份傘手拉環,抓緊傘衣向正前方全力拋出,傘開了。3秒鐘內連續做了5個動作,終於化險為夷。
  “今天的傘你就別跳了!”傘訓長拍拍黃華午的肩膀,關切地說。
  “不,黃繼光的傳人不能當懦夫。”飛機又一次掠過雲層,黃華午和他的戰友踏上了新的徵程——面對風向不定的氣流,官兵們無所畏懼,一個接一個躍出機艙,向預定地域“撲”去……
  戰爭年代,戰無不勝、攻無不克;和平時期,能打仗、打勝仗。英雄的血性,代代相傳。黃繼光的鐵血性格和戰鬥作風,已在潛移默化中,融入了連隊官兵的精神血脈,不僅平時過得硬,關鍵時刻更是頂得上。
  翻開連隊的訓練日誌,除正課時間的訓練課目外,上面還記錄著:早上全裝5公里越野跑,中午拳術、器械訓練各半小時、下午開課前,俯卧撐150次、負重下蹲100下……睡覺前,頭部、肘、拳、腿各沙袋50次,馬步推磚100次……
  “作為一支具有高風險的特殊兵種,只有平時經得住苦累傷痛的磨練,戰時才能扛得住生死存亡的考驗。”六連所在團團長張曉寧說,“無論是戰備訓練,還是演習演練,六連都註重設難局、求極限,培育官兵孤膽作戰、連續作戰的頑強意志和戰鬥作風。”(完)  (原標題:“模範空降兵連”用黃繼光精神錘煉敢打必勝連隊)
創作者介紹

sk74skmqf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